當前位置: 菜鳥理財 > 資訊 > 獨家原創
10年前看懂了《蝸居》的,現在都應該財務自由了……
作者 : 菜導 2019-06-28 06:55 6606 30

核心提示:橫跨20年的時間,很多問題非但沒有解決,而且似乎正在以更加變本加厲的方式存在于我們的生活中。

前幾天,菜導寫了一篇關于北上廣深房價10年前后對比的文章:《現在的100萬,和10年前相比差了3套房!》。

有菜友在留言區提到了《蝸居》這部電視劇:

回想起這個劇,它站在2009年的當口講述自1998年以來的故事,其中涉及的房價、腐敗、婚外情等問題直戳社會痛點,引起了廣泛的關注和討論。

即便是在10年后的今天,再看《蝸居》,很多話題并沒有過時,或許還會有很多新的感受和思考來啟迪當下。

但這也就意味著一個殘酷的現實:橫跨20年的時間,很多問題非但沒有解決,而且似乎正在以更加變本加厲的方式存在于我們的生活中。

01

比如:刺骨的房價。

從名校畢業的海萍和蘇淳小兩口,一心想在江州這個大城市有個自己的房子,只有買了房才能算在這個城市扎根落戶。

前幾天我們的文章對100萬10年前后能在北上廣深買到什么樣的房進行了對比,得出的結論是:10年前中心城區橫著走,10年后邊上郊區擠一擠。

所以不得不說,劇中兩人對于樓市的判斷是準確的:

在畢業三四年的時候,蘇淳說要趕快買房,不能湊合了,因為他發現過去房價一直處于低谷,現在已經回暖了,開始有啟動的跡象了。

到了三十多歲時,海萍說再不買房, “市中心三萬,周邊兩萬,郊區一萬”就要漲成“六萬,三萬和兩萬”了。

但是也不得不說,買房的路是艱辛的。

畢業多年都租住在弄堂里十平方米的小房間里,和一群大媽大爺共享廚房和衛生間;生活節省到每天只吃掛面,給老家打長途電話都得去單位打……這是攢錢的艱辛。

看房的過程也是一波三折,一開始覺得房子這兒不好那兒不好,覺得看房人一個個往上加價,明顯是中介找的托兒,和這些人一起看房會導致他們沒法正常思考。

一套又一套的房子看過去,海萍都成了江州的活地圖了,同事問路她能立馬講出具體路線。

就這樣,沒過多久,他們成了別人眼中的“托兒”,但也算是付了定金定下一套房了。怎料還沒過夜,這事兒就黃了。有人出了更高的價格,房東毀約了。

到了最后,想買房需要再從別處湊來8萬。海萍拿了娘家父母的2萬,逼著蘇淳找家里拿4萬,想從妹妹海藻那再拿2萬。

結果呢,蘇淳雖然拿來了錢,卻是從高利貸那兒借來的。

若不是后來因為妹妹和市委秘書宋思明的那一層關系,填補了那幾萬塊的空缺,海萍這房,大概是買不上了。

對此,豆瓣里有個高贊評論總結得很是黑色幽默:

這一切就像劇中宋思明所說的那樣:“資本市場原本就不是小老百姓玩的。但老百姓又逃不出陪練的悲慘角色。”

這部劇對于房奴的刻畫很深刻,而經過了這10年,在房價不知已漲了多少倍的今天,再看那種刻畫,體會或許會比10年前更深。

在房價高企、物價猛漲的今天,年輕人想要買一套屬于自己的房子實屬不易,能在畢業幾年內就買房的,大多都掏空了背后父母的錢包。

前年菜導寫過一篇關于“買房靠父母”的文章,底下的評論滿滿的心酸:

“真的扎心了”,“心酸,太心酸了”,“唉,30歲以前買房的,9成都是靠父母吧”……

而這背后最深層的原因就在于:攢錢的速度真的趕不上房價上漲的速度,所以靠父母買房也就成了一種無奈之舉。

02

除了買房艱辛史,劇中海萍對于留在大城市的執念,對于階層躍遷的渴望,放在今天也同樣值得探討。

現在的大學生,特別是大城市學校的學生,一到畢業就面臨著兩難的選擇:是回老家找個穩定的工作過安逸的生活,還是留在大城市努力打拼賭一個不確定的未來。

劇中的海萍小兩口選擇大城市,因為大城市有音樂會,有博物館,有各種各樣的新奇事物。而且在大城市生活,會有一種“奮斗”的氣質。

在大城市扎根,下一代人的起點就高了很多,某種意義上可以說是完成了階層躍遷。

最終呢,海萍小兩口買了房,把女兒接來了江州一起生活,兩人也有了自己的事業,是個不錯的結局。

可是看下來,這一路是極為艱辛的,充滿了太多不確定性。卡在任何一個關口,這躍遷都完不成。

但是幸運的是,不管是房子首付有窟窿,還是需要新租房、需要干私活攢錢、不服氣拿不到年終獎就走人,再或者是丈夫因為干私活泄露單位機密而差點被關進牢里……

在他們遇到這些大坎的時候,因為妹妹海藻和宋思明的那一層關系,有錢有權的宋思明都幫他們擺平了。

他們最后能留在大城市,并不能說明,新一代年輕人只要夠努力,也一定可以留在大城市。

這個過程還需要很多運氣,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有那一份運氣。

如今中國的財富正在以更快的速度向前1%的人群集中,負債卻在以更快的速度向中間的夾層集中。

階層躍遷,似乎比以往難得多了。

我們能看到的是:越來越多年輕人剛畢業時信誓旦旦地相信自己一定可以留在大城市,可是用不了多久,就會有各種各樣的原因讓他們產生動搖:

買房無望,工資雖高但卻存不下錢,離家太遠遇事沒人幫忙……

所以有很多年輕人在大城市工作了三五年后,又回家找穩定的工作去了。

關于階層躍遷,我們可以從跟拍了56年的真人秀節目《人生七年》中窺見出些許答案。

它從56年前開始跟拍14個7歲的英國孩子,7年一次。

14個孩子分別來自不同的背景:5個來自上流階層,2個中產階層,4個工人階級,1個出身農村,2個來自孤兒院。

事實證明,56年下來,大部分人都沒有跳出他們的階層。例外的兩個人,一個實現了階級躍遷,一個從中產階級掉到了底層。

我們的人生,其實從某種程度上講,從一開始就已經決定了去向。想要逃離限定的軌跡去往更遠的地方,真的不是單憑努力就可以達到的。

03

說了這么多,一直沒聊這部劇的主線——海藻和宋思明之間的關系。

故事得以發生,是因為錢。

一開始,倘若海藻沒有因為姐姐買房的緣故而接受有錢有權的宋思明幾萬元的幫助,或許就不會在半推半就之下上了宋思明的“賊船”。

但漸漸地,海藻開始享受到某方面的愉悅感了,開始迷戀于這個有錢有權的成熟男人的魅力,迷戀于她能從宋思明那得到的同齡男友小貝給不了的東西——因為有錢有權才能有的某種呵護。

有人說他們兩是真的愛情,但不管愛不愛的,這兩人的結局都很慘,一個被打至流產甚至摘除自宮,另一個被查出問題最終車毀人亡。

而他們有這樣悲慘的結局,歸根到底是因為他們選擇了投機的人生。

對于海藻而言,且不說她是迷戀于錢權性的快感還是因為愛情,她最終會成為別人的二奶,本身就是一種投機的選擇。

而宋思明之所以可以包養起讓他心動的這個小女人,是因為他的貪污他的腐敗讓他有了積累,才能有這個資金能力,這本身也是一種投機。

但也并不是說海藻和宋思明之間不能有愛情,當他們遇見愛情的時候,他們可以選擇和過去友好說再見,以一種體面的方式在一起,也可以選擇為了維持所擁有的而隱忍住這份愛。

但是一邊不想失去溫柔體貼的男友或者完整的家,一邊又享受著另一份感情帶來的實質性快感,這不是投機是什么呢?

最終的結局,也正如海萍在結尾的自語所說:在這個到處都在投機走捷徑的時代里,唯有安安穩穩“投資”是最可靠的一條路。

如今,也有太多的人做著各種各樣投機的事情,比如炒各種虛擬貨幣,比如不加分析地迷信各種高收益,比如滿身負債地去做自己能力之外的事,等等。

很多人最終會被騙,甚至落得個傾家蕩產或者家破人亡的地步,很多時候都是因為他們當初投機的想法。

殘酷生活里想通過投機實現逆襲的人,或許總是需要栽個大跟頭才會明白腳踏實地“理財”的可貴。

10年前的《蝸居》,雖然國民熱度極高,但在坊間的評價其實很一般。

略顯夸張的情節、曖昧不清的價值觀和強行正確的大結局,讓有的觀眾說:這根本不是一部現實題材的電視劇,而是魔幻主義題材。

但現在,很多人才后知后覺地明白:蝸居的故事并沒有結束,在10年后的今天,那些你曾經覺得很魔幻很夸張的情節,仍然在不斷上演……

爱拍qq飞车